2022年高考全国统考,除上海延期外,其他将于6月7日、6月8日举行。今年全国高考报名人数1193万人,再创历史新高。与去年1078万高考报名人数相比,今年高考报名人数增加115万,不少考生感慨今年高考竞争变得更加激烈。其实不然,评价高考竞争激烈程度要看高考录取率。虽然高考报名人数增加,但近年来的高考录取率不减反增。

高考报名人数增加是放开中职毕业生升学限制,给更多中职毕业生升学机会,与高复学生增加等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。针对高考报名人数超1000万,高考录取率超九成,我国高等教育必须推进“宽进严出”培养模式。

去年,我国高考报名人数达到1078万,很多考生及家长也担心高考竞争会更激烈,而从实际情况来看,整体录取率走高。根据教育部公布的数据,2021年全国普通、职业本专科共招生1001.32万人,其中,普通本科招生444.60万人,职业本科招生4.14万人,高职(专科)招生552.58万人。以此测算,高考录取率达到92.9%,其中,本科录取率为41.6%。

2019年,我国启动高职三年扩招300万计划,并取消了中职毕业生的升学比例限制。以前中职毕业生升学比例一般限制在30%以内,到2021年,各地中职毕业生选择升学的比例已经达到接近七成。2018年,我国高考报名人数为975万,随后高考人数增加到2019年的1031万,2020年的1071万,其主要原因是高职扩招、中职毕业生参加高考人数增加。随着高考报名人数增加,本科录取率有可能下降,但是这只是计算本科招生数与报考总人数的比例,而没有考虑新增报考人数主要报考高职高专这一因素。

高考报名人数增加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复读生增加,特别是近年来出现高分复读的“新动向”。要减少高考复读现象,应该改革高校招生方式,推进学生与学校“双向选择”,提高考生对录取大学、专业的满意度,而不像现在填报志愿还存在一定博弈色彩。同时扭转用人单位中存在的唯学历、唯名校导向,以及“第一学历”歧视,给不同学历的人才平等的就业、发展机会。

这也是扩大中职学生升学机会后,避免中职教育变为升学教育、以学历为导向办学必须做出的评价改革。不少地区出现以升学率、升本率评价中职办学的趋势,这会误导中职办学。在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时代后,中职的教育功能会从培养中等职业技术人才,调整为为高等职业教育培养高素质技能人才做准备。随着新《职业教育法》的实施、职教高考制度的建立,中职学生升学比例会更高。要防止升学导向,重视学生的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教育,就需要破除唯学历、唯名校教育评价体系。

对于每年超过1000万学生进大学,怎么保障人才培养质量,则是更需要关注的问题。在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,要保障人才培养质量,必须推进“宽进严出”培养模式。我国高校还普遍存在“重招生,轻培养”的问题,社会对人才的评价也偏向“入口”的录取分数,而不是“出口”的实际质量。“唯分数”与“唯学历”的结果是一些学校不重视人才培养过程,以及部分学生“混文凭”的现象。随着高等教育变得普及,大部分高校的招生录取门槛会降低。在这种情况下,每年会有超千万的大学生顺利获得文凭走向社会,不过,是否每个大学毕业生都“货真价实”则另当别论。只有严把质量关,才能避免出现“学历泡沫”,让每个学生获得高质量的教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