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否把高考日期改到6月份的第一个双休日?家长的呼声尤其强烈。有报道称教育部正在着手调研,教育部考试中心有关负责人说,调整高考时间好不好,最后到底改不改要充分考虑民意。(10月13日《新京报》)

调整高考日期理应充分考虑民意,但真正的民意应该来自学生,而不是来自家长。

早在2005年6月,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就曾对此表态,将组织论证调整考试时间。调整的主要动因非常简单,就是为了给家长陪考提供方便。因此,有媒体随机采访发现,家长们大都持赞成态度。

可学生似乎并不领情,接受采访的学生多数表示无所谓,或者不需要调整。原因何在?就是很多学生并不希望家长陪考。看看每年高考期间,那些陪吃、陪住、陪考的三陪家长们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。但对孩子来讲,究竟会有多大的帮助呢?事实证明,家长在对孩子关怀备至的同时,也会给孩子造成心理压力。

既然高考考的是学生,而不是家长,那么高考调整也应本着一切为了学生和为了一切学生的原则。所谓一切为了学生,就是要看学生乐不乐意,不能只凭老师、家长、专家以及教育主管部门的一厢情愿,如果学生不乐意,调整高考日期自然成为多余;所谓为了一切学生,就是指不仅要调研城市学生,还要调研农村学生,因为高考生超六成是农村考生,在农村地区考试的考生比例更高。如果将高考改在周末,每年时间不确定,将给农村地区的组考工作带来很多困难。

此外,高考组考涉及教育、公安、电信、保密等多个部门,一旦更改高考时间,连锁反应很大。我们总不能仅仅为了满足家长方便陪考的要求,而置学生的意愿于不顾,甚至劳师动众,给整个社会生活带来不便吧?

依笔者看来,高考需要调整的不是日期,而家长、老师乃至整个社会面对高考的心态。我们为何把高考看得过重?为何在孩子高考时每年都会有那么多的三陪家长?我想,这些问题才是值得深思并亟待解决的深层问题。如果抛开高考改革的深层问题而在高考日期上争来争去,岂不是有点避重就轻,舍本逐末?

10月25日,由上海世博会互联网赞助商腾讯网世博频道主办的“世博风云榜”活动,在历经一个月的网络投票后正式揭晓:西安大明宫(网上西安大明宫馆)馆荣登十大城市案例馆榜首。

8月25日,中国工农红军优秀指挥员王尔琢在追击叛徒时英勇牺牲,年仅25岁。他1924年加入中国。

美国财经杂志日前评出“全球最美大学校园”。10个来自美国,3个来自欧洲,唯一上榜的亚洲院校是中国的清华大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