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欣还是错过了今年高考,她就读的沈阳东兴高级中学提供了假考号。三年高中接近尾声,她才得知自己一直没有学籍,源头是当初的中考分就未达到该校录取线,是被违规录取的。

据李欣母亲称,当年上高中时不知道分数线的情况,后来听女儿提起,学校老师常常更换,甚至招生办主任代了三个年级的课。此次事件发酵后,她发现还有十几个学生也因没有学籍无法高考。

该校发布的招生广告显示,其始建于1998年,曾在2011年、2012年评为沈阳市示范性普通高中、沈阳特色高中建设学校。但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该校成立于2005年,自2019年起,两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,失信总金额262.50万元,其法人代表张媛静曾4次被限制高消费。

6月16日,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发布公告:2022年沈阳市东兴高级中学没有招生计划,不具有招生资格。沈阳市和平区教育局也称,李欣的事件已“处理差不多”,学校问题“正在积极调查解决”。

看到这些信息后,一位高考咨询人员意识自己可能被骗了。就在事发前半个月,他帮外地学生操作转入该学校,家长支付了十几万元,如今联系不上校方。一位离职老师证实了该校存在一些苛刻的校规,以及教师曾遭遇过的工资拖欠。而一位已经毕业的学生称,高二会考时就发现,有同学学籍挂在其他学校。

今年3月中旬,我们给孩子报了两所高校的提前招考,那会儿沈阳有疫情,学校就没线下上课,我们通过微信跟老师要了考号。考虑单招也是想有两个机会,如果出问题就赶紧再试全国高考。那会儿图像采集、指纹录入、签字都做了,还有学业水平测试。

5月13号孩子报考的大学告诉我资格审查通不过,(我想)孩子的身份信息肯定不会错的,那出问题就是考号。我去找校长张媛静,她一直说保证让孩子能正常参加考试。我当时半信半疑,还有四五天就要考试了,但要是考号错了,用不着花好几天去处理,把正确的找出来就是。

下午三四点,大学那边通知我报名通道关了——这等于考试机会没有了。我就心急,一遍一遍给教育局打电话,说我拿不到高考考号,教育局让我放心,还给张媛静(沈阳东兴高级中学校长)打了电线号,我就让张媛静写了个书面保证——16号上午10:00之前给我准确的考号。

5月16号还是没有考号,我心就凉了,直接就到教育局找中教科,我把保证书拿给那个办公室的人看,他说会解决,让我回去等着。

当时没办法了,就一直到了19号,孩子没有准考证,考不了,我只能跟孩子讲奔全国高考吧。我又找学校说,一定得保证孩子参加全国高考,张媛静说没问题。她说这个事是个别现象,工作失误。

结果孩子还是没参加上高考。高考那三天,我给她收拾屋子,发现她写的日记,觉得特别对不起父母,自己前途没有出路,别人通过高考有机会上大学,她什么都没有。上了三年学,最后一千多天全是假的,我们赶紧把她奶奶找来看着她。

6月16号高考成绩都要发了,可是孩子的事儿还是没人管,也联系不上张媛静。我又去找教育局,才知道孩子学业水平测试有一科挂科。这测试一共九科,挂科的线号有一次补考。我们没收到学校通知,孩子都不知道挂科了。

中教科给我查了下,说东兴中学录取的学生名册里没有我家孩子。我才知道孩子没有学籍,以至于没办法通知。他们说只能以社会身份,去户口所在地报明年高考。我说那学校这是欺骗,教育局让我到公安局报案。

我再次找了张媛静,她当面承认2019年中考就是违规录取,给我道歉,说会解决,我是生气又无奈。我家孩子考了416分,我才知道当时学校录取分是430。那会儿就应该给我说实情啊,孩子考得不够分,我们可以复读或者选中专,有好多选择。

后来一直没解决,再联系张媛静就不接电话了,或者说她生病了,心脏不好,血糖、血压也有问题。(注:事后,张媛静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当年李欣的分数不够,录取她是违规操作。按照官方流程,她没有毕业证。因为违规录取一事,学校已受到和平区教委处罚,2022年的招生计划全部取消。)

我们一直没有家长群,有事都是和班主任一对一沟通,也不知道其他孩子的情况。媒体报道后,有家长找到我拉了个群,里面十几个孩子都是没学籍没考号的,有些家长接到学校安抚,说孩子虽然没参加高考,但是他们通过文体特长渠道能帮他们上大学。他们之前都等着学校安排。

高二会考时,我们发现各自去考试的地区不一样,才知道有一些学生学籍是挂在其他学校。后来有人来查,崔永强就让学籍在东兴但借读外校的学生都得回来上一天学,但学籍不在东兴的只能在寝室,不能去教学楼。

家长也觉得学校很差,想出去借读没谈成,走也走不掉。有一些科任老师是负责任的,能学一些。但我们没有毕业证,好多届都没有,应该是2016年开始,有的学生问了学校很多遍也没要到,后来考上大学也没在意。

我现在毕业三年了,考得还行,反正是有学上了。在这个学校都不奢求什么,有学籍就不错了。

我今年刚刚创业,主要做高考咨询,5月份有个外地家长找到我,想让孩子转学到沈阳,我就按照他的要求找学校。

一个教育机构的朋友给我说有一个学校应该能办,把张媛静联系方式给了我。我给张媛静说完,她说能接收,后期我们加了微信对接。我在网上也搜了一下,这学校没什么负面新闻,又是朋友推荐的,也没再打听。

6月初,那位家长特意从外地飞过来,一起去学校面谈。那天是周日,没有学生,但是有好几个老师在里面,看着还挺正规。学校地点特别偏,想着是私立学校,节约成本吧,但有操场、教室,像个上学的地方。

张媛静挺能说的,讲她干教育这么多年,之前也有外地转学来的情况,肯定能解决,然后说你放心,这个不叫事儿,有很多人脉和关系。当时我们就感觉在沈阳她什么都行,可能被那种气势蒙蔽了。

那天聊了一个小时,家长对她印象挺好的,就交了十几万,签了协议。当时定的是学籍转过来,就过去上学。那天张媛静很忙,又来了两组家长,也是找她办事,具体我不知道是什么。

我以前没跟这个学校接触过,第一次见面张媛静就说这可以办,那也可以办,以后高考还可以走捷径什么的,但我们就是转学,其他的没多想。

签完协议,我们就没有再见过张媛静。前面电话和微信联系还比较正常,她说一个月之内肯定没问题,之后又说7月可以办完。但6月底她说她住院了。后来我看到新闻报道了假学号的事,我一想这情况不好,就在微信上问她这事儿还能不能办,她回复我不影响,跟我们这个没有关系。

7月初再联系她,好几天不接电话,接通了就说之前抢救去了,在重症监护室不方便说话。这几天完全联系不上了,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她用过四个不同的号码,目前只有一个号码能打通,头两天给挂了,然后就关机了。后来打电话是一个男的接的,说不认识张。

我去了学校,一个人都没有,觉得很有可能是被骗了,去查询张媛静的企业信息,发现全都是官司,感觉她的资金链是有问题的。现在出了事,教育圈里的都闭口不谈,也打听不到消息。

(注: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,自2019年起,张媛静个人八度成为失信被执行人,包括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付占用场地的违约金。裁判文书网查询显示,张媛静曾涉及多起民事案件。)

孩子中考前,我们在教育局发的中考指南里,看到各个高中的信息、办学特色,报了六七个学校,没有私自跟哪个学校去联系,就是正常填报志愿。

东兴中学离我家近,我心想方便接送,而且民办学校肯定要创自己的牌子,就得好好办学,所以填了这个学校。

东兴中学比较早打电话给我们说录取了,还要带我们看下学校。我去看了,卫生啊、教学楼什么的都算还行,没看出有什么破绽,录取通知书也很光鲜亮丽的。我没在网上搜或者跟其他人打听过这个学校,我们就是普通的家庭,还得打工赚钱养家,感觉这所学校能挂个大牌,没有过多怀疑。

学校三年统一学费21000,每年杂费4000多。高一上学期还可以,下半年就能看出问题了。孩子回来说又换老师了,新老师来得不及时就上自习,要么招生办崔老师过来代课,数学、语文、物理、化学什么都教,讲得也不行。

这三年学校没开过家长会,没见过校长,班主任也老换,不会跟我们沟通。我们也知道这个学校教学组织得不好,新老师对学生都不了解,但是也没办法改变学校,再换地方或者去别的学校借读,都是很难办的事,就只能自己给孩子找老师补课。

我以前没听过这个学校,是初中毕业时其他老师推荐的。没来之前招生办的崔老师把学校夸得天花乱坠,说升学率90%,还说有高尔夫课、击剑课。当时想着学校离家近就去了。后来,唯一一次高尔夫课是军训时上的,从来没上过击剑课。

高一刚开学就觉得氛围不太对,才知道有个学生没分也进学校了,还有500多分都来这儿的。最开始的教室是原来宿舍改的,体育馆看着也不新,学校附近都是工地。我那届最开始是8人寝,学生宿舍中间隔的墙是木板子。学校人手也不够,管财会的人同时还是宿管。

学校发的教材也不全,一个老师教好几科,平均一学期换两个老师。老师不够的时候,招生办主任崔永强一个人带三个年级,也给我上过课,教语文、历史,我们感觉讲得不行。

学校不让带手机,还会搜身。我就被搜过一次,崔(老师)当班主任的那个班被搜过很多次。他还摔别人手机,或者没收很久不还,会在半夜翻书桌,没收违规的东西。

以前每个年级4个班,中途有很多人不念了,在这没前途,有的就去上班了。我快毕业的时候,高一到高三一共只剩6个班,每个班二三十人,我们班也是打乱重组的。

那会儿经常有老师来学校要工资,学校把大门锁上了,崔主任还报警撵人。我们会给新来的老师说,这个学校拖欠工资、质量不行,有的信有的不信。

我来的时候不知道欠薪,全是听学生说的。一开始工资不拖的,下个月就能开,后来学校就原形毕露。记得2019年12月的工资没及时发,赶上2020年过年比较早放假,那会儿拖欠了不少老师的,有老师跟校长说不开工资就不回学校,后来开学了真没回来。别的老师跟校长要工资,完事就闹翻脸,后来教务主任说不许跟校长说工资的事。

我根本不了解就来了这个学校。当时是在智联招聘上看到的信息,百度查了,没有详细的资料。我交了毕业证复印件,学校只看了一眼原件,又要了我教师证的复印件。最开始签了一年合同,第二年就没有签了。

后来发现,有的老师刚来也没合同,还有一个老师被要求带三个年级。学校也确实搜学生身,完全不听任课老师的意见。

我后来还坚持要工资,一直找主任问。没走的老师就这样继续等着。那会儿我想带完最后一届,就也没有走。学校一拖几个月,2019年12月和2020年1月工资后来到2020年5月才发,2021年4月、5月工资也都没发。

科任老师只是挣课时费,一节课30,别的都没有。像我教主科的多些,两个月加起来差不多6000块。有的老师除了教课,还管理学校的其他事情,正常应该有管理费。这也被拖欠,还有扣班主任工资,说是跟班级评分挂钩。2020年,我们班新来的班主任就是因为扣工资走的。

我们这些老师后来通过劳动仲裁,拿回一部分钱,剩下的学校就说没有,就是不给了。